一棵凋零的樹:《性愛成癮的女人》
  父親說:「在冬天樹葉飄搖落土,褪去鉛華的時候,我們可以看見樹的靈魂。而我們,可以在樹上找到我們的靈魂。」他帶著女兒走在已經鋪滿銀白雪花的公園裡,雪花東一堆、西一堆的堆積在光禿的枝幹上,幾隻野鳥飛過,驚動枝椏,雪就砰地一聲墜入濕淋淋的石道上。   《性愛成癮的女人》由丹麥導演拉斯˙馮˙提爾在2013年拍攝完成,是一部分做上、下兩集的長片電影。全片由單身漢賽利格曼與性成癮者喬的對白交織而成,電影憑藉喬與賽利曼的對白,以饒富詩意的手法娓娓道出身為女性成癮者所背負的苦痛以及違背世俗的悲劇。片裡出現大量的性愛場面,毫不避諱地拍攝性器交接的畫面,甚至在幾幕裡性器更像斗大的簡報貼在電影畫面裡。我對自己提出疑問,這無疑是一部好的電影,即使不拍攝性愛畫面也是一部好的電影,為什麼性愛被導演這樣堂而皇之地拍攝,雖然毫不譁眾取寵,但是「為什麼要這樣做」?   後來我理解到,性愛就是貫串這部電影的主旋律,對於自己的主旋律實在沒有必要遮遮掩掩,更何況早已在片名簡介裡向人表明了。以戰爭為主題的《搶救雷恩大兵》血肉淋漓;看守早已被《沉默的羔羊》剝皮掛起。如果畏懼性愛,遮遮掩掩,本身就沒有必要選擇這個題材,既然選擇這個題材,又畏首畏尾那才是不自信,懷疑性愛在世界上也能美麗地展現。   以下講述劇情 - - - -   枝繁葉茂的春天,我是早生的鈴蟲 五十歲的喬落魄地倒在陰暗的街頭上,細雪冷冷的落下,在屋簷上融化成水遲遲降落,敲在生鏽的鐵桶上叮咚作響。喬頭髮被雪沾濕因而變的一束一束的,在寒冷的冬天隨著每次呼吸吐出一層薄薄的霧氣。鏡頭緩慢而安靜地環顧四周,我們看到生鏽的馬鍊,牆上鑲著陳舊生鏽的街燈,褐色的鐵鏽因經年下雨,稜狀的滑落牆簷,看上去就像替燈披下一條褐色的袈裟。外出的賽利格曼在歸途看到倒在地上的喬,將她帶回家。故事就進行在兩人一問一答的敘事之間。 程璧的專輯《早生的鈴蟲》裡說道: 「……   草叢中有蟲的聲音。我問友人,是什麼蟲,他說,是鈴蟲。一種在秋天出生的蟲子,叫起來很好聽。   我問,那為什麼是現在就有了,明明還是夏末。   他說,對,有一些會在夏末就出生,算是早出生的。而這也意味著,會早一些死亡。   ……。」   她說,過早知道性是她的罪孽,她是色情狂。   喬在十二歲的時候就知道性,探索高潮的感覺,她和朋友在浴室把自己弄得濕淋淋的,下體貼著地板,以能刺激陰蒂的角度四處滑動,當她的父親喊她們的時候,就趕緊把蓮蓬頭關掉,衣服整理乾淨,被問起時就只是在玩水罷了。她翻閱父親的醫書,尋找兩性的器官,而且得知高潮的要點。她在童軍課攀爬繩索時磨蹭下體,就像一隻早生的鈴蟲,在春天就探出頭,悄悄地嗅著屬於春天的氣息,並且愛上了這浪漫又勾人的季節。   喬的父親總是在休假帶她到附近的公園散步,那是一個極為寬廣的公園,年幼的她用童稚的角度眺望這座森林,看不見的時間彷彿被廣闊的公園拉長,童年成了漫長的石板道,走也走不完。父親告訴她關於樹的故事,喬知道父親喜歡說,因此總是一次又一次的重新提問每一棵樹的故事。喬的父親告訴她,樹的枝椏乘載著它們的靈魂,只有等到冬天寒冷的手仔細地剝落每一片樹葉,靈魂才顯現出來。他的父親帶她走到一棵厚重粗壯的樹,樹幹的中間彷彿被什麼劈過而分叉了,枝幹依然分作兩側努力地指向不可測的穹頂。「你的心受過傷嗎?」喬問。父親不言。   若說枝幹是靈魂,那麼樹葉就是靈魂披上的外衣。衣著是靈魂的外延,有時我們可以憑著衣著,來看出那個人所顯現給人的外在印象。好比一個搖滾樂手,他多半打扮的不羈狂野;而如果是一個外在表現比較內斂的人,也難以想像他會穿上招搖的衣服。   「色情狂」的靈魂又該怎麼出現在人們的眼中?喬在中年時加入了討債組織,利用對男人的了解無往不利。在一次討債過程中她遇見了一個男人,她褪去男人的褲子,將他綁在椅子上,然後鉅細靡遺的敘述每一段性愛過程,她描述了各種場合、各種性愛方式,也說到同性戀,但男人仍然不為所動。直到她說到男性小孩,男人的陰莖才起了反應。   原來他是戀童癖。單身漢賽利格曼面帶噁心地斥責。   「他沒有傷害任何人。如果不是今天,他可能永遠不會知道自己是戀童癖。」喬出聲維護。在喬眼中,她和戀童癖是同樣的,他們同樣擁有不被世界接受的靈魂,在與世界接觸時取得平衡,他們不願意傷害(儘管傷害了),好比她的丈夫傑羅姆以及兒子馬歇。   當最後一片葉子婆娑搖落 《性愛成癮的女人》這部電影分做八個章節,第四章《譫妄》寫到她的父親病重患上譫妄症,混亂、崩潰,產生幻覺,終於在混亂中死去。這一章全用黑白鏡頭,彷彿色彩被喬褪去了,成為不敢回首的一部分。譫妄症讓父親變得混亂,時常看見幻覺,不知道自己身處何處,畏懼、疲憊,喬看見在過去對自己百般呵護的父親漸漸憔悴,終於死去時,出現了這部電影裡最諷刺的畫面。   她濕了,一滴淚從跨下滑落。老人賽利格曼安慰她,這世界多的是藉由高潮來躲避痛苦的,並不可恥。   或許就像作家倪匡說過的,人一生中所寫的字是有限的,而他的字數已到了,所以就封筆不再寫作。人一生的性愛次數也是有限的,喬的屄再也感受不到性愛的快感。喬的丈夫傑洛姆說,「他愛她,就像養了一隻獅子,而當你餵不飽一隻獅子你會怎麼做?」是的,傑洛姆讓其他男人來餵飽她。起初喬只是到外面勾引男人,一直到她發現無論怎麼發生性關係都滿足不了她時,她轉向性虐待索求高潮。其時她的小孩馬歇已經誕生了。   為了追求更多快感,喬經常必須在拋下她的小孩在半夜離家,尋找施虐的男人。一天傑洛姆回來時,看見在陽台上玩耍的馬歇,趕緊把小孩抱進房,這時碰見了剛回來的喬。「妳再拋下妳的小孩一次,妳就永遠都見不到我們了。」此後,喬經常在家庭和性之間徘徊不定。最後她終於受不了了,她向她的兒子告別,聖誕節時離開家庭   「這可是聖誕節,他媽的聖誕節!」傑洛姆如是罵道。       當最後一片葉子婆娑搖落,就要對世界展露你的靈魂。喬的父親死亡、失去丈夫、兒子,並在最後一次與丈夫的重逢中被以極為戲謔的方式對待(她的丈夫把她揍倒在地,在她面前和她的好友做愛,而她的好友尿在她身上)。她的故事終於對賽格利曼說完。   冬天到來,鈴蟲已死。雪東一堆、西一堆的積在畸零的枝椏上。仔細傾聽可以聽見北風獵獵,野鳥撲翅的聲音。世界充滿淡薄又透明的空氣。她和賽格利曼道聲晚安,雪墜落在石板地上的聲音就像他關門的聲音。
為誰辯護
    近幾年隨著媒體發達、網路資訊流通更快速,新聞案件也愈來愈容易被大眾注意,甚至也有不少媒體人會在社群網站尋找題材。新聞案件被民眾注意到無非是件壞事,可以讓人們多關心自己的生活,但是同時也有個缺點,並非所有人都是專業出生,使得這些人的意見顯得偏頗。   如最近就有很多人諷刺,在台灣只要說自己精神有問題就可以隨便殺人,起因是台鐵殺警案,加害人一審被判無罪,甚至被害人的父親因得不到正義的判決而抑鬱離世,於是在各家新聞貼文底下,謾罵恐龍法官、嘲諷精神病患等言論比比皆是;這時候就算有不少個專業的法律人跳出來解釋,也只會被貼上難聽的標籤。   《為誰辯護:判決之外,11個法律故事的人性思考》的作者是莎拉.蘭佛德,本身就是一名律師,她分享了11個她接過的案子,在可允許的範圍內訴說了這些人的故事、為何被告、聽證會的過程等,帶領讀者以第一線律師的角度看待這些被告、這些被視為社會的亂源、社會敗類這樣的標籤下的人們,以及他們的故事;作為律師,她必須摒棄個人的主觀意識,當她穿上律師袍、戴上假髮時,身為一個體系下的代言者,必須捍衛每一位委託人;身為律師,面對這些事件,無奈、憤怒或無助的情緒不少於民眾,也絕對真實。   律師也是人、法官也是人,他們有自己的興趣、他們有自己的生活,在那套袍子底下都是普通的、留著紅色血液的人。人們總會賦予他們一種形象,或許是正義、或許是冷血,對於為殺人犯辯護的、無非就是要錢吧。民眾或許忘了法律的目的是保障人民的權利,只要身為一國國民、被告也是擁有被辯護的權利。法律或許不完美但卻是穩固社會的基底,它需要長時間、許多人的努力與修改,才能進步。   以下是當中使筆者印象深刻的篇章,也開始反思當自己在閱覽新聞時,是否被媒體所帶偏、或是那些不盡人意的判決是否合乎法律、那些法條是否過於老舊、學著合理的質疑「專業」。   德瑞克陷入恐懼的陰霾。他回到家後,整理好書桌,把一切物件歸檔,為所有愛他的人寫下留言,再小心翼翼的燙摺合唱團的制服,準備交給下一位要穿的人。   不合時宜的法律、被傳統枷鎖一輩子囚禁之人、未曾體會過歧視的恐懼之人,造就了這樣的結果。在一起公然猥褻的案件中,作者為三名被告中的一位進行辯護,在詢問證詞時,作者無法推論報案的人是否因求歡不成而憤而舉發、也無法推論自己的委託人喬治是否隱瞞了些什麼,第三個被告是一名文質彬彬的老先生、受到大家的喜愛,為教會、社區付出許多,怎麼會是同性戀、而且還在公廁發生性行為、對吧?於是噬血的媒體抓到了頭條的浮木、在法律公開原則下,德瑞克認為自身的尊嚴與名聲受損,而法庭的推事也拒絕了他的尊嚴請求;就在那個下午,老先生選擇為僅剩的自尊離開人世,而原告也再也沒有出現在審判現場,檢方撤訴、全案結束。   身為女人,沒有比被別人宣判為不適任的母親、被剝奪身為女性的原始部分,還要來得更糟糕的罪名了。   生長在高風險的家庭、對危機處理不夠敏感、年輕且未婚生育,社工根據規定帶走了瑪姬的孩子,一個母親竟要將撫養權交給另一群人來評估,不只浪費了時間、大量的金錢、最後換取到的還可能是個惡性循環得結果,有紀錄指出,曾被帶走孩子的母親,日後再一次被帶走孩子的機率更大,她備受質疑;作者能為她做的,只是提出異議,為她開闢一條道路,為她儘量和社工打好關係,她看見了有些社工在提交報告、甚至出面說明時,完全抹去了當事人的優點與努力、甚至說當事人只是假面配合;她也看見了馬姬盡努力的完成如何當好一個母親的「課程」,最後媽姬得以留下她的孩子。   你一定要每次都要觀看影像。永遠不能能信任檢方會完善或妥當的做好一切,或是相信他們的決定是正確的。除此之外,這是你的委託人,就算害怕,你也有責任去看所有的證據。   她接了一名戀童癖的委託,作為被告的律師,作者被提醒過必須要將被告的所有證據都看完,他們必須忍下所有的不適、忍下所有的成見,然而作者因自身的一條底線與僥倖、從來沒有親眼目睹那些證據過,她暗自慶幸、卻同時美化了罪犯的事實:他不是故意的、他是被人帶歪的、他尚未成年心智不成熟,作者無法理解法官的怒氣及抨擊,她認為法官判的嚴重了,這名準備要進入大學的年輕人的一生要被毀了。直到案件結束後,作者才明白到,原來有些事沒有親眼目睹、親身體會,是無法了解到那些痛苦與折磨,也發現了一時的僥倖可能會造成她的思考不夠周全,她必須正視那些受苦的人們。   透過這些與往常截然不同的角度所面對的故事,希望能帶給讀者不一樣的思考。
《大河戀》:在過去那個時代,都有著緩慢、美、同時能感動人的電影
  在過去那個年代,都有一部緩慢、美同時感動人的電影。電影《大河戀》改編自諾曼.麥克連(Norman Maclean)於1976年所著的半自傳小說《有河穿梭其中(A River Runs Through It)》,在1992年翻拍成電影。電影講述麥克連家族在1910年到1930年代的記憶 緩柔和平的弦樂引領我們,伴隨晨光、河水沖激石頭的聲音、漁繩破空的聲響,我們看見了那個時代的親情、溫柔以及浪漫。   在90後出生的我,很少接觸那些與我年紀相仿甚至比我還要大的電影,在過去一段時間,甚至不是新的電影不看,追求新穎的特效、逼真的成像、刺激的畫面和熱血的配樂是我好一陣子挑電影的條件。當然這樣的傾向逐漸淡薄,否則今天也不會閒來無事突然覺得,那麼看看三十年前的電影似乎也不錯。我想說的是,我們這一代人對刺激的需求影響了電影(又或者電影先進的技術影響了我們)。好比我們追求一首在四分鐘裡就樂段有致、令人印象深刻的流行曲,再也鮮少有耐心去聽完一首安靜又動輒一個小時的交響樂。   由Mark Ishamn所製作的配樂也相當值得一提,優美的弦樂穿插活潑輕快的爵士樂,宛如那條閃著太陽光芒的溫柔河水,乘載著歷史與一家人的青春及回憶從螢幕蜿蜒迤邐,沾濕觀眾們的衣襟。說到配樂,既然言「配」,音樂就不該蓋過電影的鋒頭,因此也經常使得許多電影配樂喪失主體,只成為妝點主角的一部分。然而《大河戀》的配樂,即使從電影拆開來看,也帶有獨立的音樂性格,有著自己專有的色彩,即使沒有故事的骨架支撐,它仍是那條蜿蜒浪漫的河流。   一部好的電影需要擁有什麼?好的電影讓你心血澎湃;讓你感到往後的人生非改變什麼不可,或者非堅持什麼不可;讓你忽然間明白往常不明白的事,譬如去處理愛和理解他人。好的電影改變你的認知,透過那個稜鏡,世界綻放往常沒有被注意到的光芒。     以下提及劇情-------   《大河戀》是一個經典的成長電影,故事以主人公諾曼為主要視角,描寫他們倆兄弟從幼小,一直到大學畢業各自有對未來的憧憬和信念。從小,兄弟兩人在家庭裡就被賦予著不同的期望,哥哥諾曼成熟穩重在父親寄望下完成學業;弟弟不羈浪漫(甚至可以說輕狂),對堅持的事物異常地執著,卻同時對墨守成規的世界叛逆。這兩個截然不同的性格各自帶兩人去了不同的地方,認識不同的世界,哥哥諾曼去了遠方的大學取得文學學位,同時錄取芝加哥大學的文學教授;弟弟保羅則在當地的大學讀書,畢業後在附近的小鎮成為一名大膽報導真相,也往往招致風險的「那位很會釣魚」的記者。   諾曼走到了更遠的地方,帶給別人更深的知識,而保羅給人顯而易見的熱情,自由不羈的他活躍任何一個地方的氣氛。儘管電影沒有言明,我們仍舊可以知道保羅熱愛著蒙大拿(鄉下)的一切,他熱愛繩釣並獨創出除了父親傳授之外的方式,他熱愛當地的酒館還有他們聚會熱情的氣氛,他們在和老朋友的聚會時講著那早已聽過無數次的笑話,回憶無數次彼此的青春,他早已化為蒙大拿上的一縷陽光。所以當諾曼問他要不要跟他同去芝加哥(城市)時,他才會不悅地說,我早已離不開蒙大拿了。     如果以河流形容,哥哥諾曼像是逶迤、溫和的平坦大河;弟弟保羅則像從上流沖激而下在巨大岩石間碰撞出銀白水花的瀑布。弟弟保羅貫徹了的精神,正如他父親所言,「所有美好的事物都是恩典,而恩典來自於藝術,藝術並非輕易可得的。將一件事做到藝術的境界需要苦工,也需要取捨。」對有價值的報導付出人身安全、對一條大魚不惜墜入大河,然而這樣的取捨卻也同時使他變成賭徒,對賭付出風險以取得更大的收穫。正因為這樣的性格,在保羅最後一次與家人釣魚時,他對釣起一條大魚的心懷抱執著,一直到他被大魚牽到河裡,河水淹沒他的頭頂,最後他消失在大石之後。當諾曼與父親急急趕到時寶羅已經抓起那隻大魚,笑著迎接他們。   在那一刻,我很清楚地知道,我見證了一場完美的表演,「你是一個一流的漁夫。」父親驕傲地笑著。「再給我三年,我就能用魚的方式思考了。」保羅說。「你現在的思考已經像石蠅了,拍照,媽媽說要拍照!」我弟弟站在我們面前,但他不是在大黑腳河畔,而是漂浮在這塵世之外,不受任何法律約束,就像藝術品一樣,我也很清楚知道,生活不是藝術品,那一刻無法永久保存。   所以保羅的死就像宿命一樣,為了追尋什麼,而在道路上殉身了。到底是因為執著於有風險的報導,而終於被人找上門,還是因為嗜賭的原因而惹禍上身,我們不得而知。在保羅活著的時候,我們看見他的家人為他擔心受怕,想要幫助他,卻屢屢被拒絕,他們覺得自己不完全理解他們的兒子、弟弟。但正如最後麥克連父親說的:「我們或許不能夠完完全全的了解一個親密的人,但我們仍可以完完全全地愛他們。」   正如一條河流,各自有奔馳的姿態,他們在陽光下閃閃發光,披著太陽的鱗片,他們溫暖、激烈、奔放又內斂,瀑布與平原相距好幾英哩,但他們仍然是同一條河流,儘管不了解彼此,仍然彼此相愛。
小南法
位在台中北屯區的新之芳庭,非常適合情侶去走走逛逛、拍拍照。 其中有兩個餐廳,今日就來介紹小南法 入口有張長椅,旁邊就是接待區、人多的時候可以訂個位,比較不擔心要等很久。 字體非常可愛呢!   進去後可以看見相當可愛的擺飾,營造出歐式鄉村的氛圍。 店內乾淨舒適,也蠻涼爽的,外頭實在太曬了。   餐點的價位有點高,但是因為門票可折抵150元,算下來倒是還可以的。 (圖片取自心之芳庭官網)     後來我們點了套餐,附上了濃湯、麵包或是香料飯擇一。 這次的香料飯是松露的,聞著真的超級香!     這是白酒奶油海鮮派對,白醬非常濃郁、海鮮也都很新鮮,灑滿了我最愛的起司粉! 分量很剛好,不會吃到最後膩人。     另一份主餐是點清炒季節食蔬松露天使麵(名稱好饒舌呀) 裡頭有南瓜、玉米筍、甜椒、番茄、花椰菜,松露的味道也相當濃郁,天使面處理的也很好,不會過於軟爛。   套餐也有飲料的,只是實在太熱了、來不及拍照就被我們喝掉了! 吃飽後就在心之芳庭內走走,買了點香氛類的東西。 這邊放上幾張園區內的一隅。   湯匙牆,都知道國外有鎖頭牆,台灣也是有這種情侶專屬的牆呢 鑰匙可以在商店內購買、一隻不到100,就當作一個紀念吧!   園區內隨處可以見到這種愛情的小句子,相當甜蜜可愛呢 就拿這張愛情獻井當作結尾吧! 心之芳庭的門票200元,可以折抵園區任何商店150元消費,還是蠻划算的 在某個晴朗的早晨、或午後,就去走走散散心吧!
win10  2004
Windows 10 2004中的「最佳化磁碟機」功能會傷害你的固態硬碟嗎?日前有媒體指出這項功能恐存有讓固態硬碟使用壽命受損的嚴重bug,引發網友廣泛注意。   Windows的更新總是伴隨著大量bug,這早已不是新聞。只是這次的bug並不像媒體指出得這麼嚴重,這次Bug可以視為健忘症的一種,也就是Windows 總是對是否有進行硬碟優化健忘,其實就是「無法記錄優化時間」         然而,事實上並不存在有因為「健忘」就反覆對硬碟執行優化的現象。無論是從任務計畫程序中的運行時間,或是系統日記,都無法證明反覆優化的存在,也就是說windows優化確實存有bug,但不致使固態硬碟壽命受損。   該媒體還提到,優化驅動器就等於碎片整理,他們認為碎片整理是對硬碟有害,因此總結出驅動器將造成固態硬碟受損的想法。然而這是一個錯誤的理解。事實上Windows 10可以自動辨別硬碟類型,在優化驅動器時針對機械硬碟執行碎片整理,對固態硬碟對沒有儲存文件的空白位置發送Trim指令,也就是驅動器優化最終不會對固態硬碟執行碎片整理,那麼當然該媒體指出的問題也就不存在。                 基本上這些影響也可以忽略不計。結語是,Windows 10確實有一些bug存在優化驅動器功能之中,但對固定影碟的壽命並不會產生負面影響。
狹小的香港:發水樓、劏房、納米樓
韓國導演奉俊昊執導的《寄生上流》勇奪2019奧斯卡金像獎四項大獎,獲得全世界觀眾廣大的共鳴,再次喚醒人們對貧富差距的恐怖記憶。                                說到韓國簡陋、潮濕的半地下室建築,你還會想到什麼?我想到同樣地狹人稠的城市,香港。香港曾為了土地問題,在2018年展開土地大辯論,最後決定為了拓展香港土地進行填海、收回空置地、農地、提高空置稅,然而這一年來香港事件不斷,土地問題也被擱置了。   這是題外話,在2019的反送中大遊行時,中國當局與香港政府曾一度為了模糊焦點,將香港人反對逃犯條例以及警察執法暴力的問題,說成「都是因為香港土地太少、房租高、地價高、薪水跟不上,才讓那些年輕人出來抗議」。當時在中國當局與香港政府的批評聲浪裡,不少香港地產商如新世界、新鴻基等都捐地給政府,避免「鬥地主」在香港重演。   總之,這篇文章將會簡單介紹,香港「劏房」的文化是怎麼出現的?這樣獨有的居住環境到底是什麼面貌?這樣的環境又怎麼影響香港年輕人的生活?   香港土地狹窄 香港民眾民生空間狹小、社區建設不足、營商成本高早已不是新鮮事。根據2018年土地大辯論所屬的「土地專責小組」報告指出,如今香港市民面對住樓問題,普遍有樓房「貴」、「細」、「擠」,所指的樓價高、租金貴、上車(買房)難。   為什麼香港土地嚴重地不足?大致可分為三個部分,第一部分是由於香港地勢問題,第二部分則是由於土地長期被地產商壟斷,第三部分則是由於過去執政時所作出的政策導致土地供應降低。   根據土地小組資料,香港總面積1111平方公里,以建設土地占24.3%(270平方公里),其餘75.7%為非建設和未建設範圍(譬如郊野公園、濕地、林地等)。而已建設的土地里可供住房的比例只占6.6%。加上根據香港政府統計,香港人口將一直增加到2043年822萬人的頂峰,接著會緩慢下跌至2066年。只是因為每戶人口降低住宅的需求將會提高。   來源:香港土地專責小組   地產商長期壟斷香港土地與經濟 地產霸權,指的是地產商長期壟斷香港經濟及土地,從中牟取不合理暴利的現象。香港大型地產商譬如李嘉誠所擁有的長實集團、郭氏家族的新鴻基,李兆基所擁有的恆基集團以及鄭裕彤所擁有的新世界集團,都為香港數一數二大的地產商。   然而所謂地產商卻並非只經營地產事業而已,各地產商在許多領域都有跨足投資,甚至到了壟斷的地步。地產方面無論是住宅、商場、酒店或者個娛樂場所都由地產商所製造或者擁有。民生方面譬如長實集團就擁有了零售(商場)、電器、電訊、電力等,涵蓋業務之廣,令香港市民難以避免地進入長實集團旗下消費。   香港政策措施促使土地供不應求(劏房出現的原因) 劏房的出現要一直追朔到二零年代,初期為了防止房價崩跌,造成業主破產失業,2002年由當時房屋及規畫局長孫明揚,所提出「孫九招」以及香港特首曾蔭權任職時長期壓低土地供應,導致土地供不應求。   當時「孫九招」裡限制土地出售給地產商、減少空屋、取消居屋計畫等,簡單來說就是因為當時房屋供過於求,又因整體市場經濟的關係導致房價崩跌,因此「孫九招」提出諸多政策停止出售土地給地產商、停止建設公屋、補助消費者購買房屋,刺激房屋市場並拉高房屋價格。   一直到2003年住房價格谷地反升,到2008年美國量化寬鬆政策,使得供樓按揭利率降至1997年後的低點,連帶讓房屋價格不斷飆升至高位。而曾蔭權掌權期間,即使房屋價格已經恢復正常,曾蔭權仍然拒絕恢復居者有其屋計畫,並稱年輕人不需急著買屋,長期壓低公屋建屋量以及拍賣土地。面對不斷成長的人口也使得房屋價格不斷上漲,最後終於出現僧多粥少的情況。   土地稀缺的情況下,屋主發現將小屋分割成多個單位出租,相較起原本的一間房屋獲利更高,許多屋主相競製造劏房,甚至因為獲益高,連有的工業大廈都被拿來做劏房之用。   香港住房文化:發水樓、劏房、納米樓 由於香港土地稀缺,政府政策又偏袒地產商,導致租金月租越高,房屋價格也不斷升高,在這樣的社會環境下出現了許多房屋問題,譬如發水樓(發水指泡水後膨脹,後延伸為坪數膨脹的住房,實際沒有那麼多可實用空間)、劏房(一間屋子被隔成好幾部分)以及因應買不起樓的年輕人而推出小坪數的房屋。   發水樓: 發水,在廣東話裡代表泡水膨脹,實體並沒有看起來那麼大。發水樓意即實用面積不如書面上的數字。因此,在了解發水樓之前,要先了解幾個住宅的基本觀念。   實用面積:住宅單位內的地板面積,連同窗台、露臺以及牆壁(包括厚度)面積。   建築面積:包含大樓內所有室內空間的面積,包含大樓大廳、走廊、公共設施、回收垃圾空間等所有地方,交予所有單位人人分擔。   可用面積:指實際上住戶可以享受到的室內面積。   而住宅的實用率計算方式為:實用面積 / 建築面積,因此建商在推售房產時就會強調住宅的實用率,實用率愈高就愈吸引消費者購入。因此建商若想要「發水」就只要提高實用面積即可。   如同我們提到的,牆壁厚度以及陽台、露臺也可算進實用面積裡,因此常常出現加蓋的陽台、露臺,或者將外圍牆壁加厚以提升實用面積,甚至出現了陽台比住房還要大的情況,然而一般住戶根本不會使用到那些地方,這就是所謂的「發水」。   來源:pixabay   劏房 「劏」,在粵語裡為「剖開」之意,例如劏豬就是殺豬的意思,而「劏房」所指即是將一間房間剖開,分割再分割,幾個人共同居住在本來已經狹小的房間裡,有時甚至必須要幾十人公用一間浴室。劏房各式各樣,切割的方式各有不同,但共通點就是「狹小」,且必須在狹小的空間內有各種用途。   譬如一坪多的房間必須同時有廚房、廁所、曬衣陽台以及臥室等功用,因此經常一間劏房裡就只有一張睡鋪,左手邊是洗衣機和馬桶,馬桶右邊的洗手台就充當洗菜做菜之用,而洗好的洗衣機就直接曬在房間裡。   劏房的出現是為了因應香港土地不足的問題,其實,相對起來香港市民的收入已經相對其他城市高上許多,然而因為土地缺少的緣故,租金高;租金高,物價也高;物價高,所有日常的消費也高。 來源:pixabay   納米樓 由於香港地狹人稠、物價高、存錢難,香港市民不得已只得購買負擔的起的狹小房屋,在此情形下,香港建商將房屋越蓋越小,將特別小的房子已較低的價格出售給消費者。   「納米」其實未有官方定義,在1980年代時,香港最小的房型尚有兩個房間,實用面積約兩百多呎(一呎約30.48公分),一直到「孫九招」、曾蔭權執政時期時建商出售的房型以最小到了一百多呎,甚至是開放式沒有隔間的房型,頗類似台灣的套房。     根據香港政府統計,香港人口趨勢將朝「家庭住戶數上升,每戶人口下降發展」,也就是說,單身、不生子或只生一個孩子的家庭上升,於是納米樓在市場是也有需求。   其實,納米樓並非香港獨有,全球都面臨少子化、單身主義上升的問題,其中尤以大城市如東京、紐約等大城市為首,就連我們所居住的台灣,台北市也有不少小單位房型出售。  
Ashley Madison
  全球最大偷情網站在12天內台灣會員人數增加成   大眾誤會通姦除罪化是讓通姦合法 以字面意思上來看,一般人會誤以為通姦除罪化意旨「通姦是無罪的」、以為「通姦是合法的」,除罪化之後會讓第三者滿街跑,再無人保護原配偶及懲罰不忠之人。   公權力介入人民的基本權利 通姦罪是刑法,白話一點就是:讓國家公權力介入人民的感情生活還有性自主權,連媽媽偷看情書都要生氣了、更何況是讓「公權力」插手人民的家務事呢,不免有殺雞焉用牛刀之感。   強行蒐證讓被害人成為加害人 且通姦罪也有許多不平等的地方,例如,當中為保全家庭的完整性或是需要依賴一方的經濟來源而對配偶撤訴,但是外遇絕非一人所為,這樣的行為明顯有失公允。又或是為了蒐集通姦證據,通姦的場所通常不具公開性、蒐證的過程也容易觸犯隱私權,反而使得被害人成為加害人,要如何平衡兩者以避免觸犯憲法23條比例原則,這是需要思考的。   除罪化後 除罪化就是為了讓外遇一事回歸民法,有報告指出在除罪化後的12天內,全球最大外遇網站台灣註冊的人數增加了七成,令人不禁擔憂起是否會讓社會風氣逐漸敗壞。筆者認為、會有婚外情的人,不論通姦罪是否存在、都是會做出外遇行為的,現在看到的數據只能表現出,或許更多人變得比較不在乎懲處、認為只要有錢做甚麼都可以;又或許其實註冊的帳號一直都那麼多,只是藉著除罪化一事所以被放大了,而網站業者也趁著這個浪頭、藉機炒作一番達到宣傳目的。     可以做些什麼來減少外遇呢?   加重民事責任,並且擴大宣傳 加重民事的懲罰,現在的懲處為民法的侵害配偶權和家事法,在不了解當中細節和對於法律的既定印象下(覺得刑事比較嚴重),或許不足以恐嚇一部份的民眾。若是無法遏止、那便有可能造成混亂;除了加重懲處外,宣傳也非常重要,一般民眾是較少機會去了解法條的,多是在出現社會案件時、依賴新聞媒體來了解,這次的除罪化之所以會引起這麼大的反彈,一方面是過於突然、讓人擔憂沒有配套方案;一方面是「除罪化」這個名詞帶來的誤解,媒體就算做出了懶人包,也有民眾認為這就是放任壞人作惡、戲稱台灣是犯罪者的天堂。宣傳法條、經常性的科普與互動,讓民眾了解到法律與自身的相關性,也有助於法律的推動及提升公民參與。   完善婚姻法條 前面提及,或許有配偶會為了家庭的完整性或是因為經濟能力的緣故、放棄對配偶的告訴;家庭的和睦與否對於子女的影響非常大,在成長過程中家庭教育是造就一個人最大部分,現在依然很多人認為一個「完整的家」要有爸爸和媽媽,於是就算遇到了配偶出軌,會為了子女委曲求全,繼續維持不健康的婚姻關係,結果又埋怨子女,認為是他們的關係害到自己,如此惡性循環下對伴侶雙方、小孩,都會造成傷害及影響,故希望能有更多合適的法條,保障婚姻內的每一個人,在一些歐美地區,通姦是無刑責的、但是外遇者往往要負擔近乎天價的贍養費,並承擔社會的譴責,若有符合社會價值觀的責罰,應當還是有警惕民眾的作用,中間也必須配合媒體的宣傳、也需要更多民眾集思廣益,筆者雖然明白這是有些過於美好的想像,社會的進步需要每個人的付出。   結婚的意義並非只有兩人待在一起生活,也被賦予了責任,也有些國家為了提醒人民結婚的重要性,在登記時的收費方面頗有警告意味,如愛爾蘭,新人可以挑選結婚的年限、越短的時間收費就越高、年限越長則收費越低,而若是選擇了一年,還會附上一本厚厚的結婚守則,似乎在表達你不懂婚姻;選擇了一百年、則是得到一張紙寫著祝福你們白頭偕老。意在讓人們仔細思考是否要進入一段關係,並且維持經營,不要一時衝動後後悔。   在許多傳統文化的婚禮中,都少不了代表新人對彼此忠誠的儀式,像西式婚禮中的結婚誓詞、牧師或神父向雙方提問等,都是讓人們明白結婚的意義與重視身分的變化。當然、婚前也是可以做一下婚前徵信,多多了解雙方是否合適是很重要的,套一句老話:交往是兩個人的事、結婚是兩家人的事。每個人適合的感情都不同,沒有對錯優劣,只能希望可以找到最適合自己的。 (圖片截自 奔跑少年影像事務所 網站)   透過教育問題解決婚後外遇 許多國家已將外遇視為個人行為,若是希望減少這類事件、勢必需要教育的輔助,每個地區的信仰、國民性、風俗習慣不同,所承接到的觀念也不盡相同,每個地區的法律也會因地制宜,教育的用意是希望讓人民可以瞭解家庭的概念及所要背負的社會責任。教育推動是很困難的,需要花上好幾輩人的時間才會有所改變,並且任何政策都會容易受到民眾的質疑,僅能希望社會能夠愈來愈好。
活在通姦除罪化後
5/29日下午4點,針對釋字791號通姦除罪釋憲案,大法官終於對這個在台灣存在89年之久的條文作出解釋。大法官宣告通姦罪因不符合性自主、有違平等原則等《憲法》保障意旨,自公布日起失效。   每當提到出軌,人們往往與《通姦罪》聯想到一起,這是人們的直覺反應,也是社會上對出軌後必須承擔的罪責普遍有著的觀念。這也是為何當《通姦罪》除罪化之後在媒體、社交網路上普遍留傳著今後可以盡情出軌的輿論,甚至ptt掀起了一陣人妻、人夫出軌文的浪潮。   所以,通姦除罪化,是怎麼影響現代人對於出軌的觀念,除罪化又算是變向鼓勵通姦嗎?   外遇網站註冊人數大增,通姦除罪化帶來外遇浪潮? 通姦罪除罪化在台灣帶來外遇的浪潮嗎?這一切要從通姦罪是如何存在台灣民眾的認知開始說起。通姦罪存在台灣已有89年歷史,台灣人民普遍將出軌與通姦罪在觀念裡結合,而較少關注民事責任的「侵犯配偶權」,而恰恰是這個原因,在台灣普遍對民事責任沒有完整認識的社會裡,一旦聽到「刑事除罪化」就誤以為通姦無罪,所以確實可能在外遇的心態上產生一定的影響。   日前,全球最大外遇網站「Ashley Madison」策略長表示,該網站在台灣註冊的會員數比起過去同期時間,上升大約七成。根據《自由時報》報導,台灣在該網站的註冊會員約一共190萬人,在過去平均每月新增註冊人數約2400,然而就在通姦除罪化之後,統計到六月統計至九號,已新增了1360人,較過去同期上升七成,且女性比例較男性高,由此可見通姦除罪化後,極有可能造成鼓勵通姦的效應。   外遇網站統計的男女比例代表什麼? 根據徵信社統計,相較於過去90年代,近年來女性出軌人數頻頻上升,根據組內調查,接到的案子女性和男性的外遇比率就大約是七比三。根據調查,出軌的女性普遍都是在婚後對愛情失去新鮮感,對日常的性愛感到無味,因此為了滿足自己的性慾,向外尋求滿足。   由於為了解決性慾的關係,她們選擇對象時會儘量避開那些「談及真情」的男子,而且以對方的身體作為優先考量,一旦對方無法令她感到滿足,或者表達想要用心培養感型的話,她們很快就會抽身離開。   外遇受害者將遇到的困境 此外通姦罪的取消,代表今後外遇行為只能訴諸民事處罰,而民事處罰通常罰款了事,以往刑事罪責存在時,配偶能以刑事罪責做為籌碼進行談判,將民事處罰的罰款拉高,而如今這個談判空間已經被削弱了,往後受害者的處境將會更加艱難,甚至會出現民事處罰的罰款連律師費都負擔不起的情況。   更甚者,由於過往通姦罪為《刑法》之內,因此在過去通姦罪還存在的時候,受害者可已通報警某地有通姦情事發生,隨後配合與徵信業者抓姦,捉住正在犯罪的現行犯。然而刑法除罪化後,已經不能再使用這樣的手段發生了。如果受害者或業者仍然執意抓姦,很有可能被反控以侵犯隱私與侵入住宅等罪。導致最後受害者只能私下蒐證,然而在不專業的情況下能蒐集到的證據有限,在民事賠償不足的情況下,反而受害者還要賠錢請律師。   因此,在國人對民事法以及相關後果還不夠明白前,極有可能帶來一波出軌浪潮。很明顯的,只靠民事法以及受害者單薄的力量蒐證是極難遏阻外遇情事,因此我們呼籲,政府應盡快加上另外的法條,補足刑事懲罰消失的不足。
近期赤燭團隊公布了「還願」遊戲的實體版預購消息,2019年年初一上架就造成迴響、後因非遊戲劇情之關係而在STEAM平台下架,在故事性、美術性、技術性等都有所突破,話題性不輸給2017年的返校;一年後,發行了實體遊戲、也包含遊戲原聲帶、遊戲特典等,不論是老玩家再一次支持、或如筆者錯過購買時機而苦苦等待的新玩家,都是一個難得的機會。 還願中放入了許多元素,從勾起台灣人回憶的舊式裝潢(阿嬤家的浴缸)、與人們生活十分貼近的宗教信仰、對於兩性都十分不公的父權主義、過去對精神方面疾病的不諒解與不認同…等,整個遊戲其實恐怖元素並不多、但是氣氛壓抑、各種回憶真相慢慢浮現時玩家所感受的無力感,最終造就了無法挽回的結局,比起恐怖、筆者會說這是悲傷。 其實放到現代,這類事件也是層出不窮,只能時刻的提醒自己,是否一個決定會釀成大錯呢。人在脆弱之際往往會失去理智,一昧地相信自己所見之事,旁人如何勸阻都沒有用,導致了家庭失和、曲終人散,這究竟是誰的過錯呢?   赤燭官網:https://shop.redcandlegames.com/   宗教的意義 究竟宗教是什麼,採用教育部國語辭典的解釋:利用人類對於宇宙、人生的神祕所發生的驚奇和敬畏心理,構成一種勸善懲惡的教義,並用來教化世人,使人信仰。在台灣宗教算是非常多元的,最多數的還是以佛道教和基督天主為大宗,各個宗教也有許多門派差異。宗教的初衷基本都是勸人向善、只要願意付出就會得到回報,曾幾何時規勸人們的教條被有心人士操控、進而欺騙他人,做出傷天害理之事。遊戲中杜父過於迷信、不僅僅讓財務出現困難,最後人財兩失、連信任的「何老師」也不知去向。 適當的信仰絕非壞事,法律是道德的最底線,通過宗教往往更可以約束個人行為、提升自我的道德修養,在有限度範圍內,筆者覺得有一個宗教信仰是有益的。但是近幾年不停地看到許多社會案件,打著修行、驅魔的名義做出違法的事,也有像是紫衣神教這種,萬人擁戴、每個月信徒供給大量的金額,教主甚至還有名車可以開,與人們心中的法師想像頗有出入。 或許有人說這就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確實我們不能干涉他人的所作所為(沒有違法下)但是是否要反思,為何會造就出這些狀況,可能需要回到起點,究竟信仰的是神、還是人?大家是被教條的概念所感動、還是說話的人所影響?神明不會說話、而人會,用對了話術自然可以信服大家,再配合嚴謹的制度、如同直銷的營運模式,或是威嚇有意退出之人等,待久了自然是抽不了身。 通靈、扶乩、請仙…等,民間不乏這類型的行為,主要是希望可以得到指示,人在迷茫時是很容易走上歧路,不論是東西方的宗教都有類似的概念。最可惡的是有些人利用了這些空隙,誤導信徒、騙取大量的金額或其他的報酬。也不只有單純的民眾會受騙、許多社會地位較高之人也深受其害。 (圖取自佛教如來宗官網)   面對事物的本質 回過頭看看遊戲中,杜父一直相信是何老師、慈孤觀音的神力,女兒的病情才會好轉,他卻從來沒有意識到,是因為自己給予美心關心、陪伴,於是他花了更多的錢、買了更多對於當時的家計來說相當負擔的東西、也更加依賴一個素昧平生的人,他忽略了與家人間的關係,妻子在他眼裡成了阻止他的妖魔鬼怪,女兒也在不健康的環境愈發不快樂。人們經常會忽視事物的本質、忽視身邊的人,轉而相信一個許虛空的假象,到頭來什麼也沒有得到;信仰宗教的目的是什麼、自己從中得到什麼、是否能明辨是非,在進行宗教活動時,不防仔細想想、避免受到有心人士操弄,害人也害己。   赤燭團隊自始自終都沒有提及慈孤觀音的正邪與否,或許只是要表達,最可怕的永遠是人心。
《寄生上流》:2019年勇奪四項奧斯卡大獎,究竟憑的是什麼?
由奉俊昊執導的《寄生上流》在去年奪得奧斯卡最佳影片獎、最佳國際影片獎、最佳導演獎以及最佳原創劇本獎。是史上首部獲得奧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原創劇本獎的非英語電影。 我見《寄生上流》   有一次,和朋友談起文化部審核電視電影劇本補助時,他提到他都不理解為什麼哪些劇本會過,哪些不會。即使他已經從事這個行業幾十年了,他還是不明白,有一次,他問了評審審核標準,他也沒有得到特別的答案。他說,這就像他不明白為什麼《寄生上流》會拿到奧斯卡最佳演片等獎,但他就是拿到了。   說到《寄生上流》為什麼會得獎,我想起大學面試時口試委員問的問題。 他問,你最近讀了哪幾本書。 簡媜的《女兒紅》和卡謬的《異鄉人》。 你比較喜歡哪一本? 我回答簡媜的《女兒紅》,我看到口試委員們失望和不以為然的神色。 為什麼呢?我記得我回答我喜歡簡媜溫柔細膩的行文風格,同時在她的文章裡有多種美麗的象徵事物與意象隱喻,在一些不經意的地方予人亮眼的文學美感。即使換做現在的我,也是很喜歡那樣以詩行文的細膩藝術和文字。   《異鄉人》與《寄生上流》   不過現在,已經大概知道為什麼口試委員會有那樣的神色。大家都在過去的國文課裡聽過簡媜,卡謬的文學作品則比較少在教材裡出現。阿爾貝.卡謬(Albert Camus)是法國小說家、哲學家、戲劇家與評論家。著有《異鄉人》、《瘟疫》、《墮落》等小說作品,並在1957獲得諾貝爾文學獎。   卡謬的《異鄉人》裡充滿著正經的荒謬,有著反映一個人面對世界時所感受到的無盡的荒誕。譬如主角因某種層度的自衛殺人入罪後,只因沒有在母親的喪禮上流淚,被神父、法官、陪審團認為是沒有靈魂的人類,接著在體制內被判以死刑。   再次看《異鄉人》時就被那巨大的孤立無援的情緒所攫獲了,卡謬的文學作品裡比較難說有什麼優美的修辭、令人為之一亮的意象,或者從文字的表面上就能感受到的什麼文風(或許是因為翻譯的緣故也不一定)。然而對抗世界的無力,人性的荒誕,是非的對立卻彷彿一步一步地削去了你身邊的事物,他剝奪你的朋友、你的家庭、你的信仰,最後質疑你的靈魂,最後主角終於發出「你憑什麼審判我的靈魂」這般控訴。   我想雖然在《寄生上流》裡沒有什麼特別刺激的情節,血腥的場面,但確實表達出了人世間的無奈、荒謬與惆悵,我想這是兩部作品相似的地方,也或許是為什麼《寄生上流》可以獲得奧斯卡眾多獎項的原因吧。   ※以下部分劇情解析- - - - - -   導演奉俊昊素有細節魔人的外號,對畫面的要求以及細節巧思安排不可謂不細緻,我們或可從中探求一二。《寄生上流》運用了鮮明極端的二元對立,在貧與富、善與惡之間製造衝突與瞬間的落差。   貧與富:半地下室與山頂豪宅   所代表著貧窮一方的金氏一家,住在「半地下室」的公寓裡,陽光幾乎照不進來,行經的路人不時朝路邊吐痰、丟垃圾,更甚者在電影裡一直有人往附近的路上小便。消毒隊在進行街道消毒時,金爸爸(金基澤)甚至說,「打開窗戶,就當作做一次免費的消毒。」消毒水就如霧般飄落在陰暗的半地下室裡。諸般事情都是住在半地下室裡的不便,最令人難以忍受的是半地下室因通風不良造成的溼氣和霉菌,住久了,身上也會沾染半地下室所獨有的悶住的霉味。   半地下室的由來可以一直追朔到南北韓關係緊張的時期。由於擔心北韓攻擊升級,南韓政府在1970年更新建築法規,要求所有新建的低層公寓都有要地下室,以便南北韓發生緊急事故,可以當作掩體。   起初,租借這些半地下室是違法的,一直到1980年末,首爾土地需求升高,住房需求增加,土地不足,終於政府才同意開放租借半地下室予民眾。   貧與富:Wifi訊號居然收的到   金氏一家所住的半地下室裡,因為付不起網路費,要不斷去蹭附近住家的免費Wifi,結果大概被附近的住家發現了,一個個都設起了密碼,連平常提供免費wifi的咖啡店都倒閉了,一家陷入沒有網路可用的窘境。   我覺得那wifi有點像溺海的人看見一隻稻草。他們終於找到某個地方有誰的網路是忘了設限的。   在電影的後半段,他們躲進了象徵富人的朴氏家族的地下室。特別的是,地下室分明比半地下室還要更深。「這邊可以收到Wifi。」金氏長子驚訝地說。這句話一出口,成為電影裡的一段笑料,卻如此深刻清晰的諷刺這個社會。分明是比半地下室還要更深的地下室,卻因為依傍著「上流」而不用到處舉著手機尋找哪裡有免費的網路可以使用。   輕視與虛偽一如浮起來的山水景石   金氏長子(金基宇)的好友敏赫在一個午後來來拜訪金氏一家。他雙手謹慎的將木盒子裝的禮物端起來,原來是一個山水景石(奇石)。他告訴基宇,他要出國留學了,要麻煩他幫忙照顧原本他一直照顧的朴家妹妹,在他出國的時候做她的家教。他告訴基宇,你考了那麼多試,沒有人比你會考試了。基宇沒有說話,心裡卻知道敏赫來找他是因為自己窮,不會拒絕他。   如果說金氏為了寄生上流披著虛偽的謊言,這顆石頭也必暗藏著內斂的輕視。首爾下起了難得一見的大雨,雨水在山城激衝流蕩,褐色的汙水帶來泥土、垃圾、痰、糞便以及各色骯髒的東西滾滾流進半地下室裡。他們的馬桶因為大雨的關係不斷噴著屎尿,水淹過基宇的胸口,他看見他的朋友敏赫所送的那顆「貴重的」山水景石浮在水上,他霎時明白那顆石頭是假的,中洞的廉價品,水越淹越高,他卻只是看著那顆石頭傻傻發楞。   他和那塊石頭浸在和褐黃色的汙水裡,成了鮮明諷刺的對比。原來應該是象徵貴重、真心的託付的石頭,成了虛偽的空洞象徵。他好友敏赫的笑容,好像對他的委託做出諷刺,他覺得那是他好友對他和他的家庭做出冷冷的譏諷。   窮人的味道   味道,在《寄生上流》裡有著重大意義與象徵。   他們一家又聚在一起吃飯,談著今天朴家說的味道,擔心著一家人的身分會因為這身共有的味道被識破。「我們換著洗衣精試試看?」有人這樣提議。只聽金家妹妹冷冷地說道「這是地下室的味道,如果不想要有味道,就只能搬出去。」   儘管金氏一家人在專業上(作畫、考試、駕駛、管家)都無庸置疑有著過人的能力,但卻因為「窮」而失去了成為上流的權力,只有那像標籤一樣的味道如影隨形的跟著他們。電影中好幾次朴家人帶著輕蔑的口吻談論著他們身上的味道,就好像談論著那不該屬於他們的世界。「憑甚麼?出身是我能決定的嗎?」忍不住發出這樣的感嘆。   「味道」貫串了《寄生上流》全片,在電影最後,朴社長摀著鼻子臉上露出噁心的表情,看在金爸爸(金基澤)眼裡,就像看見朴社長對貧窮人家的噁心。最傷人的往往的不是刻意的語言,而是無意間表露出最真實的蔑視,終於「味道」成了最後高潮的引線。
說起每年各大專院校設計學會的盛事,是為五、六月畢業展覽,集結了設計人的心血、理想及熱誠,當中規模最大的展覽屬新一代設計展,不是設計人多多少少都聽聞的大規模畢業展覽,只是一般民眾很難看見這項盛事背後的辛酸,當愈來愈多人關注,設計產業才會愈來愈進步。 (圖片來源:新一代官方網站)   設計展那些有形無形的成本   每到了這個季節、就會出現許多褒貶不一的討論,當中最為詬病的即是這些策展與製作的費用是否造成負擔,且不論製作過程所須的成本,報名費、展覽攤位、壁板、大圖輸出等花費總計下來也不輕鬆,在各個論壇上也不乏抱怨的言論,更有人提出為何是參展學生要支付近乎所有的開銷,展覽的初衷即是增加學生的經歷、開放一個為人所知的平台增加曝光度,提高民眾參與設計產業的意識,的確、新一代讓更多非設計科的人有機會去接觸作品、也吸引了相當多的業主前來,只是這後面所支撐的成本,金錢、人力、時間等,真的對這些廣大的設計新秀是良好付出的嗎?亦或只是白白的讓學校消費了一把、成了免費的招生看板?   筆者幾次進場參觀,發現學校的名稱往往大於設計主題,學生們的作品名更是不甚起眼,各校似乎也會為了搏人眼球,在校區的場地上大費周章,本以為是學生的大型裝置,然而是校方的場佈,那麼當中會不會又是犧牲了畢展組員的時間與精力,就為了做出一個「招牌」,華麗磅礡的展場又花了多少有形及無形的成本,當中獲益的真的都是學生嗎?在展覽過後,這些大型裝置是否變為大型垃圾,是否本末倒置了展覽的用意,展覽不再是學生們的舞台、反而淪為校方的活招牌。     何為設計:那些被破壞的理念   在時代的變遷下,設計一詞所涵蓋的範圍愈來愈廣泛,從以往單指畫家或雕刻家的圖稿、漸漸轉變為兼具了藝術性、實用性甚至包含了經濟層面的創作。筆者私自認為學生時期的設計是最純粹的,不需要考慮過多的商業因素、純然實現自己的理想,設計的目的應是扣人心弦的、發人深省的。設計展提供的是一個「發表理想」的平台,這些設計或許不符合商業需求,但也因此可以從更不一樣的角度切入核心思想。   在初步了解所謂設計後,回過頭來看看現下的設計展,學生們在製作畢業展時,是需要經過多次的提報,由教授們、業界的老師評筆,而後修改及製作,在多次的建議下,會不會無形中扼殺了學生的理想,又或是指導老師為了私心、以為學生著想之名,使最後的作品並非他們最想做的呢?類似的事件可能不是多數,但也是略有耳聞,於是我們回到起點,設計的意義究竟為何、而鼓勵學生參展的意義又是為何?   各方言論層出不窮,有人說這些展覽的費用本就是設計人該付出、有些人為此打抱不平、有些人抨擊學生沒有抗議作為、有些人表示這些弊端都是虛榮的學校在背後操控,筆者認為學生是相對弱小的角色,沒有背景、希望被看見、比不過社會人士的精打細算,或許試著表達了退展之意,然而教授亦或系辦卻說這樣下次想參展、就可能不再是好位子了,結果呢?害怕損害學弟學妹的權益、罪惡感上升,於是年復一年、所謂「傳統」形成,再無人敢打破。   有個屬於自己的展覽是多數設計人的嚮往之事,有個有力的協會在後支撐本應該是有益的,但是當展覽意義變質,或者說當中多了太多不單純的考慮時,這樣大型展出是否要繼續呢?或許今年的疫情是改變的一個契機,數位時代的優點是使人們獲得資訊變得容易,使用了網路平台也可大大節省在佈展時的費用與人力,更可以避免因展期結束而只能丟棄的場地布置,學生們可以花更多心思在自己的作品上;數位相關的作品也不再需要湊到攤位前、三五個人盯著小小的平板螢幕,可能還因為現場吵雜而破壞了觀看體驗。設計展的主體本就是設計人以及其作品,當我們集中焦點才更能看見新秀們的巧思與熱情。     逐漸多元化的展覽與改變   除了由公部門舉辦的展覽,如新一代、放視大賞、青春設計節,也有幾所學校退出大型展場、改為校際間合作展出,選擇了更精準的觀展對象及更優良的策展空間,實現學生們理想中的展覽;筆者認為這是件好事,也期盼著不論是展覽形式、觀展體驗、各方獎項等能夠越來越多元,因應現下愈來愈細的分門別類,也能使得大眾更能聚焦作品及設計人。雖然今年因疫情影響,新一代設計展取消,筆者會更加期待明年的改變;若是真的想看看今年新秀們的創作,近期在松菸也有銘傳大學、國立聯合大學、華梵大學、成功大學等校系舉辦展覽,皆是免費入場,在某個晴朗的午後就去欣賞一下新秀們的設計吧! 圖為:國立聯合大學建築、成大建築、華梵美術語文創系 畢業展覽
佛洛伊德之死 上周一(25日)在美國明尼蘇達州一名名為佛洛伊德的黑人男子遭白人警察以膝蓋壓制頸椎,窒息而死,壓制過程長達九分鐘,佛洛伊德在過程不斷呼喊「我無法呼吸」直至氣息微弱,聲不可聞。過程許多群眾圍觀,「他不能呼吸了」他們告知警方佛洛伊德已沒有反抗跡象,不必持續壓制,然而群眾卻被其他警力隔離在外,終至佛洛伊德失去意識,送醫不治。   由警察過度執法所衍伸的示威抗議,縱火、掠奪等暴力迅速升級,抗議在全美迅速蔓延,目前為止已蔓延20餘州。週六(31日)為止,洛杉磯等20餘個城市進行宵禁,卻未能阻止更多民眾上街示威抗議,伴隨抗議而來的動亂也愈來愈多。   美國警方針對黑人過當的執法已經不是新聞,因為種族問題而引發的的示威遊行,進而演變成為動亂、搶劫,最後只得出動國民兵鎮壓示威者,鎮壓過後留下大火焚燒後的建築,洗劫一空的店家,滿目瘡痍。歷史正不斷重演,為什麼我們經常對事物懷有偏見?所謂偏見與歧視又有何差異?我們該如何面對歧視與偏見,營造一個更友善的社會?   為什麼我們產生偏見與歧視? 珍艾略特的一個實驗 什麼是歧視?珍‧艾特略是一位美國小學教師,同時也是反種族主義者。就在馬丁路德被刺殺的第二天,她所參與教學的那個小鎮是以白人人口為主的小鎮,她的學生無法理解為什麼馬丁路德會被刺殺,也不明白歧視究竟是怎麼回事。為了讓同學明白「什麼是歧視」,她在班級上做了一個實驗。   珍艾略特將班級裡的孩子分成兩組,一組眼珠色淺,一組眼珠色深。她在深色眼珠的同學們頭上繫了褐色的頭巾作為區分。她告訴淺色眼珠的學生,他們更加聰明、乾淨且更加優秀。而深色眼珠的學生則是次一等的學生,艾略特不斷批評和嘲諷他們。   第二天,她讓他們身分互換。   在這兩天裡,被歸類到「不佳」組別裡的學生,學習力低落、沮喪,相較起平常表現得更不自信;相反地,被歸類到「優秀」的學生則表現的學習力強、比平常表現得更為自信,而且圍巾的區分讓「優秀」組的學生更有利的凝聚成一個群體,他們更團結的區別看待「不佳」組。   一個簡單的頭巾,短時間的概念灌輸,就幾乎讓懵懂的學生做出歧視的行為。回到最初的問題,什麼是歧視?什麼是偏見?偏見是對中立的事物有了偏誤的認知,基於偏誤的認知人們做出傷害的行為。也就是說,偏見作為心理認知儲存於腦海之中,事件作為誘因,外導出歧視的行為。   什麼是歧視的行為?一般來說歧視是指對人的差別待遇。但我們因為每個人各自對事物的好惡不同,對外採取不同的姿勢面對世界,這不是很正常嗎?譬如我們在玩遊戲的時候會挑選戰力比較高的玩家一同組隊,又或者我們會根據戰力作出差別的獎勵分配,這樣可以算是歧視嗎?因此,「一個人作的行為依據,是否與他想達成的目的有關」成為我們判斷歧視條件的依據。   同時,偏見與歧視不一定是上對下的關係,弱勢團體也經常對強勢團體抱有偏見,譬如仇富。又好比,一個高學歷的員工在公司裡往往負擔更多工作分量,同事間出問題時也常常詢問高學歷的員工,當他無法回答出來時可能會聽見「你不是某大學的嗎?怎麼這個也不會?」這同樣也是偏見與歧視。   只是,在社會上懷有偏見的強勢團體往往能夠將歧視有效地強加在弱勢團體上,反過來則比較困難。原因在於強勢團體占用了社會大多數的資源,譬如,台灣現行教育裡國中就開始的分班制度,在前半段的學生往往佔有學校較多的教學資源以及老師的關注,而後段班有的卻是較混亂的學習環境與學校不重視學生的態度。在這種情況下,自然好的學生越好,壞的學生越差。雙方造成的偏見與歧視也越來越強烈,而由於弱勢團體擁有的資源較少,也難以重建現有制度。   基於偏好的歧視、統計歧視 歧視可以簡單的概括為兩種:一種是出自於個人偏好帶來的歧視,稱為「基於偏好歧視」;另一種為根據數據資料帶來的歧視,稱為「統計歧視」。   基於偏好的歧視(taste-based discrimination) 這一概念是由諾貝爾獎經濟學家貝克爾(Gary Becker)所提出,這個概念是什麼意思?以上述公司例子,即使今天公司來了兩位應試者,一名黑人應試者,一名白人應試者,在應試過程中老闆可以明確的知道黑人應試者工作能力優於白人,然而因為偏好關係,他寧願犧牲一筆錢也要錄取白人應試者作為員工。   統計歧視(statistical discrimination) 統計歧視的概念則是以另一個諾貝爾得獎主阿羅(Kenneth . J . Arrow)所提出,這個概念又是什麼意思呢?在過去,在美國男同志之間流行了一個可怕又難以解釋的怪病,當時這個病稱被稱作GRID(Gay-related Immune Deficiency),即是「男同志相關免疫缺乏症」,在當時,男同志普遍在美國社會被認為是性生活混亂的,關係複雜的,甚至人們看到是會抗拒的。即使在後來醫學證明這項病徵不只會發生在男同志身上,並改名為AIDS即是「後天免疫症候群」(Acquired Immune Deficiency Syndrome)。   但根據數據顯示這個病徵的確較常發上在男同志身上,男同志性生活混亂、關係複雜的標籤,或稱歧視仍然無法解除,這根據數據統計而來的歧視就是「統計歧視」。   自我實現預言:懷有偏見的我們,是怎麼走到歧視的? 美國社會學家羅伯特.默頓(Robert K. Merton)在1968年所進行的雙盲實驗,所謂雙盲實驗就是,測試方與被測試方都不曉得實驗正在進行。   總之,羅伯特在美國當地的一間小學進行實驗。他挑選了三個班,告訴老師,他們是資質比較優秀的學生,較有希望在這個學期獲得好成績。一個學期過去後,他拿到所有班級的成績數據做比較,確實,當初被寄予厚望的班級學生成績優於其他學生,老師對他們的學習態度評價也相當良好。   這個實驗在常態分班裡進行,然而卻根據老師給予的期待,卻做出了不同的成績,也就是說,人們的期待(偏見)無論是對他人或對自己,往往影響到一個人(別人或自己)的行為。好的偏見,促使人進步;不好的偏見則成為歧視。   我們如何破除偏見與歧視? 正如我們處理大多數問題的方法,只要找到根源事情就不難解除。   我們知道,歧視來自於偏見,偏見來自於在資訊不充足之下對事情倉促概念,又或者某段論述出自於權威,即使不完全正確卻也使人相信。因此,我認為消除偏見的方式是保持探究精神,「他說的是對的嗎?」黑人真的具有暴力傾向?真的學習力較差嗎?後段班的學生真的是劣質難教化的嗎?如果數據顯示,上述問題成真,更重要的是「為什麼?」。最後找出最審慎的態度去面對外在的世界,這才是對大部份事情公平的作法。   要知道,偏見不僅僅影響到自己。一個人是怎麼了解自己的?你了解自己嗎?我們是不是很多時候透過別人對待自己的態度來衡量自己的為人?尤其在心智尚未成熟時,更難築構對自己的完整形象,因此當別人帶有偏見告訴你,你是什麼人,就很容易成為那樣的人,這也就是自我實現預言。因此,我們應該在資訊充足的情況下公正的面對別人,因為偏見和歧視影響的不僅是自己,更甚還有別人的人生。